博谈天下博谈天下博谈天下

一个地网电影发行决定留在房产中介|调查

“我也想过、也查过,最终却发现自己能胜任的工作是那么的有限。


停摆120天,曙光虽已来临,但对于所有内地电影行业的地网发行而言,他们的日子五味杂陈。


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在选择工作,而是工作在选择我们,虽然说物竞天择,很多人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在改变社会,但在下意识里面,其实是社会在改造着我们。


影院端的朋友可以消耗消耗卖品、做做直播买点套票,但发行总不能把一些积压在手中的衍生品和周边拿出来售卖,要么和公司一起坚持,要么去找寻一下出路,毕竟在当下吃饭可能是首要问题。


但大家出路又在那里呢?



何去何从,摆在眼前最严峻的问题
 

“我自己也大概了解了一下,这次除了几家大公司他们之外,所有的发行工资都有缩减,扣掉保险之外,大家拿到手的也就一千多块钱,如果和父母住还好,自己租房或者还房贷实在难以想象。”


小孙的发行公司多少还算有点家底,她平日的收入也相对稳定一点,虽然比近几年新成立的工资略低,整体上也是无风无浪,这次疫情工资也同样大幅度的跳水。


她同业伙伴中有一些是以家庭为单位处于行业之中,两口子一个在影城、一个是发行,也有两个都是在影城的,还有两个人都是发行的,可想他们的生活会如何不堪。



不管如何、也不管身处何位,只要还停留在职位上,公司还是会给员工一个非常低微的生活保障,如果没有租房、房贷、车贷和养育压力,吃饭的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


“我们都想过换个工作环境,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虽然比起电影院更纯粹是青春饭,发行工作对于年龄的要求也不是特别高,很多发行公司更多是熬年头和拼经验吧,但疫情之后大家何去何从尚不可知。”


其实对于很多发行,一旦年龄过了三十,更多是需要考虑后路,要么是争取努力努力做到区总,更争取进入发行的核心;要么是自己琢磨将来凭借日常的爱好兴趣做点什么,但这需要日常的积蓄、夫妻的共同财产以及家庭在资助做为依托,是一个比自己找工作更大的系统工程。
 

疫情所导致一部分实体的消亡让小孙和她的一些朋友们对于未来自谋职业更为疑虑,朋友中有做保险的、有做房地产的、也有做销售的,但这些看起来对小孙都有点不靠谱,虽然现在她不用对房贷担心,也没有自己车,但一想到未来多少还是会有点担心。


“养家的问题虽然不会是当代女性的最需要负担的,有一份收入是维持我们尊严和改善自己生活品质的必须,毕竟现代女性的消费观念和理念已经大为改善,我们不会月光和大手大脚,但收入对我仍然非常非常的重要。”


对于小孙这样的发行,看未来好像是隔着一张毛玻璃,影影绰绰只能看一个大体的轮廓,公司其实一直都在给她们打气,希望所有人可以暂时不要离开,在坚持坚持,不过对于很多小孙们,她们真正能够选择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


看起来工作已经有相当长的年限,但对于另谋职业和再找出路的小孙,这一切其实并不是什么优势,所有工作需要的是同行业的工作经验,这对于目前明显出于尴尬境地的电影发行,尤其显得那么的困难。



转行谈何容易,所有人从零开始
 

“如果我还是二十多岁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我想我会很认真的考虑考虑到底应不应该凭着一腔热血和爱好来选择行业。”


老林做发行的时间其实也不短了,和很多区域发行一样,他们几乎都是从影城走出去的第一批,相比影城的略疲惫枯燥的工作,发行工作既可以保持对爱好的维系,还能在工作时效性自由掌控,况且收入的确要比影城更好一些,这可能是很多底层电影工作者梦寐以求的。


疫情冲击第一波便是影院端,但地网发行也没好到那里去,一些资金雄厚的发行公司也只不过比影城多正常开了一个月的工资而已,三四五月几乎所有的发行公司均做了最低工资的标准。


其实老林的公司去年整体的业绩也算好,但电影方面的营收实在欠佳,几乎成了拖公司后腿的部门,未来一两年内又欠缺好的项目,因此全员解散是必然的,老林和他的伙伴们早就有预感要失业,只不过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离开发行公司后,老林之休了几天,其实不休也不行,疫情为全中国摁下了暂停键,全国迫于形势只能全员的待工待岗,略感庆幸的是在失业不足一个月之时,老林在朋友一条信息的帮助下,找到了房产中介的工作。


别看很多影视剧房产中介描绘的略美好,妄想在初入工作职位时便拿到高薪是不切实际,虽然国家明令禁止所谓的“试用期”,但所有刚刚进入销售行业的员工,收入低是不争的事实。


“几乎就是从零开始吧,原来的工作圈子里面几乎所有朋友该买房子都买了,不买的在今年估计也很难有购房计划了,可能也就是一些进入婚期的朋友有这样的构想吧,但这些人在那里呢。”




其实老林心里很清楚,原来的发行工作也是一种变相的“销售”,现在的房产中介其实也一样,只不过圈子的跳进跳出使得他需要重新构建社会关系网,这可能才是最麻烦和复杂的。


老林新的征途已经开始,毕竟三十多岁的他,已经不能在期盼进入到北京和上海的电影行业有更大作为,无论是家里压力,还是本地房贷的压力,都逼迫让他更认真的去面对现实。





暴风骤雨中,海燕艰难的飞行
 

影视行业在这两年的波动很严重,这也使得很多成立时间不长的公司会经受不起冲击而倒闭,这其中有一些进入到冬眠和休克期,有一些只是老板们缺乏耐心、或者从来没有想明白到底为什么进入电影。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提前更体面的离开,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用饱满的热情和热爱进入到发行工作,更多人(或者说所有人)最基本的目的还是要先吃饭。
 
“早死早托生,早托生早遭罪。”
 

赵哥做院线、在影城、干发行,这几年间几乎把所有基层的电影工作都干了一个遍,就没有他不了解和不熟悉的,其实在做电影工作之前,他也干过许多其他的工作,他的家人、朋友、同学和妻子都说他有点不定性,但他自己很清楚,多一个工作机会可能就是多一条门路,总会有一个更适合自己的机会。


但多年的从业经验也让他看到了这个行业的“黑暗”和艰难,电影行业、特别是基层电影行业和电影本身关系并不是很大,他也充满了其他一些行业的酸腐和恶臭气味,也有非常官僚和难以名状的一些问题。


疫情前赵哥离开了影视行业,也找到了一份看起来还不错的工作,在一个公司一个小主管,负责一些简单的销售工作,公司的各项待遇和福利都还不错,但疫情的来临也让他的公司进入到一个困局。


“我们公司也有一些外贸的业务,其实来了小半年整体都还可以,毕竟我还是有一个学历做支撑,去什么公司做都能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门槛,今年疫情最初爆发时我们还没有太多具体的感受,毕竟外贸生意不大受中国假期影响,但后期伴随更多国家的疫情的爆发,我们也停工了。”


不仅仅是赵哥,很多在疫情前离职的发行朋友,还有一些更早就解散的发行团体,他们的员工要么自己找个公司上班,要么自己做份小生意,但除非考上公务员和进入体制,大部分人其实在这次疫情都不能独善其身。



即便如此,大部分在电影基层工作中打磨多年的从业者,其实都在这个行业中磨练了自己超强的意志,毕竟相比于其他行业,政策方面的变动和相关部门的意见往往会从根本上改变行业的整体走势,继而对每一名员工形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相比于现在还在煎熬的发行朋友,赵哥其实是相对幸运的,公司在3月初已经开始逐步有序的复工,停发的工资也开始恢复,全面的复工复产也会在今年下半年展开,这样一看虽然也有艰难的时刻,但总归要比开工无期的电影行业有一定的希望。


不过相比于做发行,单调且死板的格子间工作对于赵哥和很多人还是非常的乏味的,毕竟不如做发行的工作时间更自由,早日离开发行虽然眼下看收入有了保障,但更艰苦,而且本质上仍然是没有太多进展和出路的工作。


或许在两会后的某个时间节点,电影院会逐步放开限制,只有电影院开业,才会意味着全国数千名的地网发行开始进入复工期,真正能够开始进行工作,地网发行要比影院端更迟缓一些,但这一天终究还是会到来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谈天下 » 一个地网电影发行决定留在房产中介|调查

广告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