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天下博谈天下博谈天下

《扫黑风暴》突遭全集泄露,腾讯紧急索赔1个亿...

图片


太猖獗了!


热播电视剧《扫黑风暴》因遭泄露全集”冲上热搜,而且泄露的全集还挂着“送审版”字样。


图片


据悉,《扫黑风暴》正在热播中,根据正常更新速度,截止8月21日上午,《扫黑风暴》超前点映到第19集,预告到23集。


然而8月20日午夜至21日凌晨,突然在网上流出全集版本,随后,该盗版版本传遍全网。


图片



01 -《扫黑风暴》发反盗版声明


对此,8月21日,电视剧《扫黑风暴》官方微博发布反盗版声明,腾讯方面表示已报警。


图片

图片


声明表示,近期互联网上有人未经许可,擅自非法传播、销售电视剧《扫黑风暴》的盗版内容。在严厉谴责并坚决抵制盗版的同时,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追查盗版来源,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同时,也保留要求其赔偿损失的权利。版权方发布声明,称在坚决抵制盗版行为的同时,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相关刑事责任。


图片


随后,中央政法委新闻网站官方微博“中国长安网”转发并强调:《扫黑风暴》电视剧由中央政法委宣教局、政法综治信息中心、湖南省委政法委指导。请支持正版。


图片


最高人民检察院 提醒:在互联网上有人未经许可擅自非法传播、销售电视剧《扫黑风暴》的盗版内容,严重扰乱了电视剧《扫黑风暴》的正常播放秩序,侵犯了出品方以及播出平台的合法权益,也对创作者以及观众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涉嫌构成刑事犯罪。


图片



02 - 13天播放超16亿!它火了


8月9日,《扫黑风暴》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并在中央电视台、东方卫视、北京卫视三台联播。从线以来,收视口碑一路走高。


数据显示,该剧自开播以来各项数据惊人:在腾讯视频上线六小时播放量即破亿,开播13天播放量突破16亿,豆瓣评分8.0。


图片

图片


据悉,《扫黑风暴》由上海腾讯企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孙红雷、刘奕君、王志飞等演员主演。


“你这瓜保熟吗?”,孙红雷在18年前电视剧中一个2分钟的买瓜片段,火遍网络各个角落。


图片


时隔18年,孙红雷再度加盟“黑社会”题材电视剧《扫黑风暴》!该剧主要讲述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后,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前刑警”李成阳(孙红雷饰),年轻刑警林浩(张艺兴饰),在督导组的指导下,和专案组组长何勇(刘奕君饰)共同协作,将黑恶势力及保护伞成功打掉的故事。


据介绍,作为一部由中央政法委宣传教育局、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指导的剧集,《扫黑风暴》中所涉及的案件,均改编自全国扫黑办提供的真实案件素材,包括轰动全国的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湖南文烈宏涉黑案、海南黄鸿发案等。


不仅大尺度地拍出黑恶势力的猖狂,《扫黑风暴》更加大尺度地揭示着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播至目前,最让观众咬牙切齿的反派角色就是孙兴(吴晓亮 饰),这一角色的原型也被认为就是十恶不赦、令一方百姓胆寒的恶魔孙小果。


剧中的孙兴,原名是高赫,杀过人却改名换姓“死里逃生”,靠着高明远(王志飞 饰)及背后“保护伞”的运作,如今又开始欺行霸市,经营着美丽贷等非法买卖。当他的秘密无意中被服务员发现后,服务员的姐姐徐英子成了他发泄的对象。


图片


随着剧情发展,“地下组织部长”高明远浮出水面,绿藤市石门区区长董耀更是乱了阵脚,绿藤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兼市局扫黑办主任贺芸也成为观众怀疑的对象……


图片



03 - 有网友因此遭遇连环诈骗


8月20日,《扫黑风暴》遭“泄露全集”,而且泄露的全集还挂着“送审版”字样。


据介绍,网上公开贩卖的影片资源,打包价六块六。号称只要交钱,一次性看完全集。


图片


而在豆瓣某小组,一个发《扫黑风暴》全集资源的帖子一小时内获得2000多评论,一个链接失效了,下一个链接就跟上。


另从泄露源来看,被疯传的盗版视频上都打着“送审样片”,为此有人不免猜测,导致泄露的可能是《扫黑风暴》审片环节泄露,只有他们才会接触到这样的样片,一般人根本碰触不到。


图片


某电视台的一位制作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通过技术手段对比发现,网上流出的版本与播出版本有所不同,剪辑和混音都存在一些差别,画面字幕位置也与播出最终版本不同,说明此视频的流出可能在剪辑、调色和内容送审环节等。流出的送审视频文件编码时间为今年2月8日,制作公司可以通过查看物料输出信息查看素材的拷贝情况。


据一位熟悉影视剧生产环节的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一般能够接触到剧集完整成片的,除了出品方和制片方,还有审片机构、后期制作公司、宣传公司以及部分国外发行方等,反而购剧的播放平台难以一次性拿到全部成片。正因为经手片源的机构较多,真正追查起来困难重重。“片源上打了水印就比较好追查。”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作作品在未经官方播出前的复制备份、提前外泄等属于侵犯复制权和著作权的行为。而对于抖音、百度网盘等其他网站上二次传播盗版作品的行为,需视情节来定义平台行为的性质。“其他网站或平台仅提供一个信息存储与分享的空间,盗版侵权内容由平台用户发布,如果被侵犯权利的权利人通知平台删除。遵循此项‘避风港原则’,平台方并不承担责任。”赵占领指出,“但如果平台方存在对该盗版内容进行分享、推荐或置顶,则对该平台的行为视为明知或应知帮助侵权,不使用‘避风港原则’。”


不过具体谁干的,目前暂时未知,还要等警方的调查结果。


事情曝光后,很多网友冲到了《扫黑风暴》的官博下,询问对全集泄露如何处理。


与此同时,有不少网友还揭露称,自己去购买“被泄露的送审版”时遭遇了连续骗钱,被骗了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


骗局并不复杂。


有的是:骗子让其先充钱,再给下载网站,结果充完钱拿到网站地址,发现再下剧,还得再冲199元。


还有的是:先给25元,再给60元的保证金,结果付钱后被对方拉黑了。


图片


还有网友表示,朋友圈里确实有人在明码标价卖1-27集。



图片



04 - 网友:自觉抵制!


很多追剧网友在《扫黑风暴》官微下留言,自觉抵制泄露出来的全集资源,并声援片方的合法维权行为:


图片
图片
图片


也有买了超前点播的网友表示:很失望!


图片



05 - 腾讯向抖音索赔1个亿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片源被泄露,这部剧还遭遇着短视频搬运的问题。


8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从腾讯处获悉,自该剧开播以来,抖音上持续存在大量未经授权搬运剪切《扫黑风暴》的侵权视频。


对此,腾讯视频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判令抖音的运营主体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抖音平台中的侵权视频,停止通过传播涉案侵权视频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共计1亿元。


据腾讯视频方面透露,作为《扫黑风暴》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人,腾讯视频在开播前已连续三天向抖音多次发送《权利预警函》,并在发现侵权行为后,不断地向被告发送《侵权告知函》。但自剧集开播日当晚1小时内,抖音上就有用户陆续上传侵权内容,而后更出现含所有当晚更新集数(包括VIP付费用户方可观看的)最精彩的片段剪切,以及合集内容。


同时,被告并未在原告发函后12小时内删除侵权视频,也未采取有效措施禁止用户上传侵权视频,反而通过算法、技术等多种手段,主动推荐用户观看侵权视频,使侵权视频在抖音平台上得以迅速、广泛传播。


图片


针对腾讯视频起诉抖音侵权《扫黑风暴》并索赔1亿事件,抖音随后做出了回应。抖音方面称,尚未收到法院通知,《扫黑风暴》此前已与抖音建立合作,与腾讯合作承制该剧的第三方在抖音开通作品官方账号,发表80个作品获近千万点赞,目前仍在更新。合作要求抖音为该剧策划热点话题等运营活动。“抖音对腾讯此前关于该剧的投诉已及时处理下线,将依腾讯起诉具体情况积极应对。”



06 - 抖音下架被投诉视频超8000个


图片


8月21日,抖音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近日,腾讯公司对抖音发起侵权诉讼,称其独播电视剧《扫黑风暴》在抖音上存在侵权视频。该剧集实际与抖音存在官方合作,且对用户上传的侵权视频,抖音已及时处理,具体说明如下:


1、《扫黑风暴》官方主动与抖音合作宣传传播


2021年1月7日,腾讯工作人员主动联系抖音,就电视剧《扫黑风暴》在抖音上的宣发事宜展开沟通。此后,与腾讯合作承制《扫黑风暴》的第三方与抖音达成合作,内容包括:在抖音开设电视剧官方账号(账号ID“SAOHEIFENGBAO”,昵称“电视剧扫黑风暴”)并发布内容,开展站内挑战赛及短视频征集大赛等宣发活动。《扫黑风暴》官方抖音账号已发表了102个作品已获得近千万点赞,目前仍在更新中。


2、处理腾讯的投诉视频超8000条


8月7日,抖音收到来自腾讯公司针对《扫黑风暴》的相关投诉。


此前,抖音平台上用户上传的《扫黑风暴》相关视频,很多属于粉丝响应剧方宣传号召、或为支持自己喜爱的作品和演员,自发进行的宣传行为,部分媒体和政务账号也有参与。在接到腾讯投诉前,抖音无法判断这些视频是否会被视为侵权。


接到投诉后,由于腾讯公司提交了相关独家版权证明,根据通知-删除规则,抖音及时下线了被投诉视频,共计下架视频超8000个。

图片



07 - 争议不断的超前点播


为何网友要买盗版资源呢?


据悉,该剧自开播以来,1天只更新1集,看得非常不过瘾,而且这个周末开始,《扫黑风暴》推出了超前点播,本来网友们都已经是平台VIP会员了,现在如果想看超前点播,还得另外付费,虽然1集为3块钱,但还是让人不爽,就是“被割韭菜了”。


于是,有网友就想着从其他的渠道去看电视剧,这也助推了盗版产业链及其相关骗子的嚣张气焰。


事实上,超前点播由来已久。


2019年8月7日,腾讯视频首次在热播剧《陈情令》大结局中推出超越VIP用户的“超前点播”付费观影模式,并在官方微博中发布有关《陈情令》“超前点播”说明,最终腾讯视频于“超前点播”中获益1.56亿元。


2019年12月12日,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在热播剧《庆余年》中再推出“超前点播”政策,引起了巨大争议。政策推出后,一位爱奇艺黄金会员吴某认为“超前点播”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将爱奇艺公司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2020年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被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吴某公证费损失1500元,但驳回了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法院表示“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运营过程中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


自那年开始,在《陈情令》《庆余年》等剧中试水、在骂声中推行的超前点播已然成为很多网剧的标配。


根据云合数据发布的《2021上半年连续剧市场网播表现及用户分析》,2021上半年上线超前点播剧67部,占上新剧总体的33%;其中,芒果TV近半数上新剧采用超前点播模式。


超前点播给处于连年亏损中的视频网站提供了新的赚钱路径。


在爱奇艺的财报会议中,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曾提及,会把这种模式作为“一种常态的播出方式”,并且将其视为“一种重要的提升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的方式”。去年5月,爱奇艺正式上线了“星钻 VIP 会员”,成为会员可观看爱奇艺超前点播剧集和星钻影院电影内容。


8月16日晚,“腾讯视频崩了”登上热搜。随后,腾讯视频在官方微博表示:由于今晚用户观看热情高涨,服务器“开了小差”。目前后台正在紧急扩容,将尽快恢复正常。


在该条微博评论下,“我要看荣耀”点赞最高。据悉,腾讯视频独播新剧《你是我的荣耀》的热播,或是让腾讯视频服务器“开小差”的主要原因。8月16日晚8点,超前点播的会员将可以直通大结局。当天晚上9点20分,腾讯视频在官方微博表示,页面已恢复。


然而对于这些被设置成超前点播的电视剧,选择看点播的依旧是少数,更多的观众是不想花额外的钱去看的。


对于他们来说,只能忍受好奇心的煎熬,等待平台锁定期结束后免费播放。


这个期间,一旦遇到互联网上有人兜卖相关盗版资源,就很容易禁不住诱惑,成为“客户”,即便他们知道支持盗版是不对的。



08 - 究竟是谁干的?


当然,影视剧盗版的猖狂,远不是超前点播造成的。


在播大热剧被泄露片源是早就有的现象。


据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芈月传》播出过半时全集片源泄露;2016年爱奇艺的自制网剧《最好的我们》首播日即泄露了前12集片源;同年大火的《余罪》第二季在未上线时全集片源遭到泄露;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一周不到时,大量还带有绿幕背景的半成品片源大肆在网络上传播。无一例外,这些剧集都是年度关注度颇高的热播剧集。


南都记者曾暗访多个贩卖此类剧集资源的“代理商”,对方表示,6-8元就能购买到目前热播剧集的资源,更新频率和集数与网站正规会员相同,下架剧集如《镇魂》、《上瘾》等也有资源储备。“代理商”还强调,提前泄露的片源,他们会及时同步给已购买该剧的顾客,若单独购买泄露片源收费约5元左右。


当南都记者询问泄露片源的出处时,几乎所有“代理商”都表示是“上家有渠道”,有时会爆出热门全集,资源也在中间经手了好几回,并不清楚泄露源头。其中一名“代理商”告诉南都记者:“我们不可能自己一部部从网上整理,都是由一个团队挖掘和整理出来后资源才到我们手里,团队会有自己的资源群。”


事实上,除了泄露全集资源,上述代理商更多将重心放在了贩卖会员剧集上,以及拉人头进所谓的“资源群”,从而赚取会员费或代理费上。


南都记者暗访的多名“代理商”表示,花钱购买每部剧集并不是最划算的“包剧”方式(“包剧”指购买剧集完整资源),缴纳会员费进入“资源群”可永久获取任何热播剧集的资源,保证与网站会员同步。同时,还提供热门电影、电子书、各类音视频资源等。


南都记者从“代理商”处了解到,所谓的会员费标价168-198元不等,其中两名“ 代 理商”更表示,交费后他们可以提供相应的“代理”培训方法,帮助记者成为其下一级代理商。“进资源群加引流培训168元,只进群不培训128元。培训内容包括:怎么发朋友圈和微博,怎么去套路别人购买;还有发资源的技巧,比如如何避免在百度云上发送敏感链接时被‘和谐’掉。”另外,南都记者发现,多名“代理商”在其朋友圈频繁发布月收入情况,截图上的收入基本都维持在月收入1万-3万元,他们对南都记者表示:“刚开始可能没这么多,但保证回本。”


不过,曾兼职做过“代理商”的桃桃(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代理商所谓的“培训”、“月入过万”等说辞并不可靠。“他们各种洗脑,目的就是发展下线,当初购买时也说给资源途径、教刷量推广方法,比如怎么在微博蹭热度吸引客源,一旦交钱后态度就会很敷衍。”桃桃强调,这些“代理商”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招代理,并非他们自己宣传的售卖资源。“卖资源能赚多少钱,我当时每天发3次每次20条的推广,一周才赚十几块。”


因此,依赖互联网的资源分享捷径,依仗着影视行业内容的持续产出,售卖资源和拉人头赚取代理费相辅相成,这样一条几乎是无本生利的灰产链条就此形成,并且难以根除。


对此,乐正传媒副总裁彭侃告诉南都记者:“盗版和反盗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影视行业生存的根基就是在于控制好版权,影视剧的母带生产成本很高,但生产出来后的复制成本很低,版权方就要控制免费复制的权利来取得收益。如果能拿到片源免费复制,不用花成本的,利润还很高,这就是为什么老有人干这个事儿,因为边际成本很低。”


本文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青年报、21财闻汇、南方都市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中国证券报、北京商报、武汉晚报、国际金融报、上海证券报、武汉晚报、每日经济新闻、公开信息等。侵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谈天下 » 《扫黑风暴》突遭全集泄露,腾讯紧急索赔1个亿...

广告位
加载中~